主页 > 期货开户条件 > 原油产量想减就减?起底真实的油井现状

原油产量想减就减?起底真实的油井现状

admin 期货开户 2020年05月21日

  根本原因:美国页岩革命后,全球能源市场格局的变动以及石油美元体系的瓦解。

  2020年原油价格崩溃的力度更甚于2014年,2014年的原油是因页岩革命导致的从神坛跌落,但从100美元/桶到26美元/桶跌也用了两年,而魔幻2020短短不到三个月,油价就从50美元震荡区间一泄千里,WTI主力最低到6美元/桶,近月05合约甚至在交割前一天折腾出-40美元/桶的惊天价格。这其中的猫腻本文不再多提,众说纷纭的解读分析最近铺天盖地,本文将回到商品本质的供给需求上,来讨论讨论产油国骚操作背后的原因,探究一下原油的底到底是不是真的无底洞。

  这次油价崩溃的端倪早在年初疫情起始就有体现,但线月初OPEC+减产协议的谈崩,可以算作导火索的标志事件。接下来随着疫情在全球特别是美国的蔓延,导致的需求极度收缩也全面体现在原油库容储量不够这方面,沙特与俄罗斯也不得不重新评估增产对于油价全面崩盘起到的雪上加霜作用,纷纷提前于约定的5月1日减产970万桶/日协议,与4月着手减产,目前沙特已经降至850万桶/日,俄罗斯也在积极寻求减产的方式。美国在油价崩溃后,活跃油井下降了一半以上,只余300座左右,巅峰期逾千座。产量从EIA报告中得知,下降了90万桶/日。然而,油价仍然止不住跌势,甚至,有再一次崩溃至负数的迹象,直至欧美国家宣布恢复经济活动,才回到了前期相对合理的平台。油库库容问题仍然令全球领导人挠头,全球的库容到底还够放几天的众说纷纭,国际默认的安全边际在90天以上,估计现在在安全边际的左右。那问题来了,既然都知道是因为原油不够装了才导致的油价崩溃,那为什么不干脆全部停产呢?停产一段时间等消化了库存里的原油再生产不就好了?

  然而,事情并没那么简单,有些油井也不是说停就能停的。这就需要从原油的开采说起。

  字面上就能看出,自喷井是因为有丰富的地下压力不需加压加水油气资源自行喷出地面的油井,在勘探后开采投入成本较小,关闭和开启都较普通井方便。中东因优越的地下资源,自喷井较多,这也是沙特、阿联酋等国家增产减产都比较容易的原因。但随着好开采的油(自喷)开采完之后,仍然要用加水加压的手段开采石油。也就是自喷井在开采一段时间后会变为普通井。也就是说沙特的油井开采成本是随着资源开采的程度呈上升状态的。而像俄罗斯、中国等地的传统油井因为地下资源禀赋的关系,自喷井较少,因此,开采时需要运用“磕头机”,加水加压挤出原油,如果停止开采石油,油井也需要继续维护,否则可能成为废井,再开采时投入的成本比一开始打井时的成本更高。这也是俄罗斯在承担减产任务时,成本高于中东地区的一个因素。目前俄罗斯承担着从1100万桶/日产量下降至850万桶/日的减产任务,除了低效井,低产能井进入暂时检修外(不可能无限期停产,维护成本受不了,实在不行就只能弃井),新油井不再继续勘探开采,继续抽油燃烧掉也是一种减产方式,这种方式可能反而保护了油田的产能,参考苏联解体后石油产量几乎减半,俄罗斯花了十多年才恢复过来这一事实,俄罗斯方面对减产应该也有自己的考量。

  美国的页岩油井又和传统油井有区别。页岩油井在勘探开采上从时间到资金的成本都没有传统油井大,一般钻井时间2个月,完井时间3个月至1年取决于产量和库存以及价格是否合适,可人为调节。但页岩油井的特点是衰减迅速,完井后第二个月产量达到峰值,在半年内产量就会衰减一半,两年就会变成废井。因此,页岩油井的停产更多的是不再投入资金成本钻新井以及现有库存井不再继续变成完井。而已经完井的油井停产是不现实的(已经投资完成,而停产反而需要额外的钱来停止,股东不会同意)。由于页岩油企业的运作模式(钻井作业外包),或导致钻井承包商有大量订单被违约,这期间页岩油企业的破产以及债务危机也会间接导致“市场经济”的手直接调控原油产量。

  前文提到沙特为首的中东国家是其中减产成本相对较小的,俄罗斯和美国从不同的方面会导致停产之后的产能恢复较为缓慢。那么,沙特这段时间的产量到底是什么情况?是否按沙特所说从1150万桶/日减产至850万桶/日了?

  出口量更好检测,4月沙特出口量飙升至936万桶/日,增幅较3月上涨26%,阿联酋跟随增产,包括原油凝析油在内出口量350万桶/日,较上月上涨8%。

  图1:主要OPEC四国原油出口走势图从上图可以看出4月的OPEC主要产油国出口量较往年平均量超出较大数额,以沙特贡献的增量为最。同时,从海湾到美国东海岸的航行时间约为6周,目前装船还有5000万桶石油在运输途中。美国5月24日左右会有28艘VLCC来自沙特的石油靠岸,若美国真的拒绝沙特油入境,这批石油的去向或加重供给端的压力。至于五月产量及出口量则需要关注5月中旬的OPEC月报披露,但无论如何,减产是需要时间的,即使沙特所在的海湾地区得天独厚的油井条件,减产后真正利好也将在减产后的最少一个月才能显现。

  俄罗斯4月的产量达到1135万桶/日,协议目标和沙特一样,也是850万桶/日。据悉,俄罗斯在5月5日前就将产量控制在了875万桶/日,基本达成协议目标。这和之前分析的俄罗斯减产代价较大似乎存在出入,但另一方面也说明俄罗斯在这场“价格战”中的耐受程度较低,同时也不排除俄罗斯在挤占全球市场份额达到了自己的初步目的。3月,中国原油进口量上涨4.5%,至4110万吨。从俄罗斯进口量达702万吨,约合166万桶/日,同比增长31%;对比沙特进口的721万桶/吨,约合170万桶/日,同比下降1.6%。中国复工较早,因此目前是全球需求量复苏较迅速的地区之一。

  美国的减产情况较为复杂,多是经济性导致被迫减产,从德州(聚集美国最多能源企业的区域)取消统一减产计划就能看出,政策性减产在美国不适用。从本周的EIA报告可以看出周产量数据在5月1日当周下降20万桶/日,为1190万桶/日,降幅并不明显。但有机构称,油价持续在10-20美元价位,至2021年美国将自动削减290万桶/日的产量。毕竟活跃油井数量已经从接近900座迅速降至292座了。同时,由于页岩油高负债的特性,超低油价戳破页岩油公司的债务泡沫,目前Whiting Petroleum公司以及海上钻井公司戴蒙德海底钻探公司等五家页岩油相关公司申请破产。

  图2:贝克休斯美国原油活跃钻井数复产速度来看,沙特和俄罗斯只要OPEC+协议仍然存在效力,无特殊原因不会再打一次“价格战”(伤筋动骨),美国则是处于页岩油企业重组合并,产业升级的状态,同时还能将中小页岩油的债务泡沫戳破,因此,不出意外,价格一旦回升,美国产量恢复量是很快的,这也是德州听证会后美国不愿意签署减产确定计划的原因。这一场由俄罗斯、沙特挑起的“石油战争”,最后的得益者要看全球恢复需求之后的市场占有率,笔者的观点是,美国看似能化战略布局受创,但其实是借机完成产业整合以及重塑能源公司的债务比例,受损有限,反而甩掉不良债困扰的中小页岩企业后,北美能化可以更上一层楼。俄罗斯在这中间相对保本,进军中国市场后挤占了沙特和美国的份额。沙特则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从政治到财政都受到了不小的打击,和美国的关系面临前所未有的冲击。沙特若是丢了北美市场,缩减亚洲市场,光保住欧洲市场的话,市场份额将被挤占严重。这也或许是沙特和美国通过电线万桶/日这一“极限低位”的原因。

  减产减的再热闹都没用,因为有国家战略和成本这两个因素托底,减产数额总是有一个底线的,不可能全球钻井都停产。更何况还有一个美国随时可以把手里攥着的库存井拉出来搞大生产。所以需求,才是决定油价能不能起死回生的关键。目前这一轮的反弹体现的是欧美复工,对于需求反弹的利好预期,能不能继续反弹,还是在WTI主力25美元/桶,Brent主力30美元/桶震荡无法向上突破,都应该从需求是否真正有起色这点来分析和判断。

  OPEC月报称,预计2020年全球原油需求下降690万桶/日,二季度损失需求量达1200万桶/日。相比其他机构OEPC估计的需求损失量较为乐观。

  图3:OPEC月报-2020年全球原油需求量 单位:千桶/日IEA月报称,IEA预测2020年全球全年石油需求量下降930万桶/日,二季度的原油需求量将同比下降2310万桶/日。在市场更为关心的需求复苏方面,IEA预测下半年需求回升将会是渐进的状态,到今年年底原油需求仍将同比下降270万桶/天。而单4月一个月,全球原油需求就降低了2900万桶/日。

  高盛则预计,2020年全球石油需求将从2019年的每日1亿桶降至每日9400万桶,下降600万桶/日,到2021年石油需求预计将升至每日9900万桶。直到2022年第三季度,石油需求才会恢复到危机前的水平。

  首先,全球因为疫情3月、4月停工及关闭边境,导致两个月的原油需求下降以及俄罗斯沙特“价格战”导致的3、4月份产量上升,一减一加的差额体现在了库存里。全球商业库存满负荷,乃至各大国石油战略储备库存都处在历史高位。美国EIA最新报告称周度美战略库存增加170万桶,中国3月原油进口量增加4.5%,印度、欧洲、亚太多地加大进口量。

  其次,短时间内,疫情仍然是需求的主要枷锁。目前欧美航线还没有放开,俄罗斯、印度等地疫情加重,疫苗没有问世之前,疫情仍约束着人们交通往来相关的成品油需求。以美国为例,美国上个月柴油同比需求下降20%,汽油下降32%。在这种环境下,即使复工,也填补不回前两月的需求损失,同时在疫情阴云笼罩下,需求也不可能立刻恢复至疫情发生前的状态。因此,需求仍然将维持低位一段时间,这期间的原油价格反弹高度是有限的。


期货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