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期货公司 > 信达期货:2020年甲醇年报:延续过剩 熊途漫漫

信达期货:2020年甲醇年报:延续过剩 熊途漫漫

admin 期货开户 2020年04月23日

  使用5个维度对甲醇进行深入分析后(国产供应、进口供应、甲醇制烯烃需求、传统下游需求以及其它下游需求),我们认为供应端的显著增加是造成高库存的主导原因。2019年,海外装置投产导致进口量明显提升;国内存量装置提升负荷,新增装置也贡献了部分产量增量;需求端对甲醇的消费量也在增加,主要在甲醇制烯烃方面,传统下游需求维持为主,整体供需呈现过剩状态。

  展望2020年,甲醇供过于求的局面难以缓解,甚至可能继续恶化,价格或延续寻底之路。供应端,海外和国内均有不少新产能“醇醇”欲投,国内外产能高增速均有望延续;反观需求端,甲醇制烯烃装置新增产能寥寥无几,是投产小年;传统下游需求连续多年持续收缩,维持刚需已属不易,难有大的需求提升。

  通过计算外采甲醇制烯烃工厂在盈亏平衡时,承受的甲醇价格;以及外采乙烯单体和外采甲醇相平衡的甲醇价格(两者具有替代性),确定甲醇价格上限。按照目前的烯烃工厂的利润情况测算,甲醇价格的上边际约在2400元/吨一线。

  通过计算国内煤制甲醇成本以及海外天然气甲醇制甲醇成本,推算价格下限在1800元/吨附近。

  以上的分析是在站在目前时间节点的推演,后期我们将根据实际情况不断修正。以下情况值得格外注意:伊朗甚至中东局势问题(伊朗占我国进口的3成);烯烃装置投产进程(烯烃约占甲醇需求的5成);海外装置检修和故障情况(海外老装置偏多,检修存在超预期可能);乙烯价格走势(乙烯可以替代一部分的甲醇)。

  2019年甲醇期货指数价格总体呈现下跌趋势,上半年震荡走弱,6-7月加速下跌,在8-9月有一轮像样的反弹,10月中旬再次开启跌势。

  今年05和09合约交割时情况比较类似,高库存(历史同期高位)、远月合约高升水、低利润(低价格)、以及高持仓。因此在判断09合约交割附近行情的时候,自然想到了结合05合约情况来判断,当时05合约先反弹上行,等投机空头移仓完毕后,重回弱势破前低,因此预计09合约因移仓导致的反弹上行行情是不值得参与的,将终会弱势,有望破前低。

  事实证明,这次行情的推演是成功的,也是近一年觉得最容易、有趣的一次。同时明白一个道理“以史为鉴,笃定远方”,如果做到以史为鉴呢,详细记录当时的情形,并后期翻看,做时间的朋友,让时间帮助我们检验自己研究思路。

  在8月底,09合约临近交割,市场交易甲醇高库存弱现实逻辑,创下新低。随后,伴随09合约进入尾声,市场交易逻辑向01合约切换,甲醇01合约是自带光环的强势合约,有着鲜明的季节性去库特点(01合约在冬季,天冷造成天然气制甲醇装置被迫停车保民用;天冷也造成甲醇燃料需求的增加;供需形成季节性错配,一般表现为去库)。

  当时押注于宝丰装置投产、进口因潜在秋检存在缩量预期,01合约依然有望去库,存在上行驱动;但高库存、期货升水的事实,告诫做多安全边际不足。

  存在做多驱动预期,却没有做多的安全边际,这种情况下该如何操作?需要结合时机释怀一部分因素。在9月份,01合约距离交割还有很久,预期主导行情,且驱动无法证伪,多头占据优势,因此可以轻仓做多。

  01合约在9月份因存在去库预期迎来一年中久违的上涨(从2100到2400点左右)。对于去库的途径,之前押注在宝丰二期的投产以及进口的减少,进入10月份,宝丰二期的确是顺利投产,并且大唐多伦烯烃装置意外复产,内地情况好于预期。但进口到港预报超60万吨的情况引起我们格外的注意,这么高的预报意外着,进口不但没有减少,反而还增加了,港口地区情况不及预期。

  当时我们给出两个判断,首先西北和港口的价格会严重分化(内地需求大幅提升,港口被进口压制);其次,港口因进口超预期将造成去库不及预期,做多逻辑被证伪,结合高升水和高库存现实,支撑空单布局。之后的情况就是一路下跌,在下跌过程中甲醇也在去库,但去库力度不及往年。

  跌至2000以下,市场开始关注甲醇底部在哪里?我们给出三个跟踪指标,内地生产成本,进口成本以及15价差。测算下来大概在1800-1900附近。

  甲醇作为中间物的大宗商品,其价格由两部分构成:原料煤成本和甲醇生产利润。在2019年原料煤成本变化并不大,价格下跌更多体现的是生产利润的压缩。

  从中长期的角度而言,行业利润高低水平和库存水平反向相关。2019年甲醇生产利润持续压缩,观察库存水平发现,全年库存水平持续位于历史同期高位,高库存对价格形成强力压制,造成生产利润压缩,导致价格重心下移。

  库存,供需的结果。就甲醇而言,如果想知道库存高的原因,可以从国产供应量、进口供应量,甲醇制烯烃需求量、传统下游需求量以及其它下游需求等五个方面分析。

  2019年甲醇国产总产量约6040万吨,月均产量503万吨,较2018年增加38万吨,产量增加的原因主要有2个方面:存量装置负荷提升,以及新增装置投产贡献的产能增量。

  2019年全国甲醇平均负荷68.7%,较去年提升0.4%,按照甲醇8500万吨的产能计算,产量增加约30万吨。

  2019年国内甲醇合计9套装置先后投产,合计产能约457万吨,新增产能平均每月贡献产量约13万吨。

  2019年海外伊朗一套230万吨在一季度投产,如果有6成甲醇运输到中国市场,每月进口增加约10万吨(在负荷开满的情况下,实际负荷一直未开满),而2019年甲醇平均月度进口量约91万吨,较2018年增加30万吨,显然伊朗新装置的投产并不能足以供应如此大的进口增量,这背后的原因何在?

  主要原因在于海外投产的滞后冲击效应。2018年下半年海外投产和复产的装置高达522万吨,其中伊朗165万吨投产,同样按照6成出口到中国计算,每月进口约增加8万吨;美国175万吨装置投产建成后,由净进口过转为出口国,受此影响,南美洲之前出口到美国的货源,转为出口到东南亚市场,尤其是中国市场。

  伊朗和南美洲的进口增量在2019年得到体现和证实。首先看伊朗,由于2-4月份装置集中检修,进口表现平平,5月份开始一路增加,之后一直保持在进口同期高位。全年平均来看,2019年平均月进口量约32万吨,较2018年增加9万吨。

  再看美洲地区,由于2018的新增投产和复产,2019年我们从美洲的进口量大幅增加,较2018年每月平均增加9.1万吨。

  供应端国产和进口双双增加,下面再来分析下需求端情况。甲醇的主要下游是甲醇制烯烃,目前约占甲醇下游消费量一半左右,对甲醇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其次是传统下游,包括甲醛、醋酸、二甲醚和MTBE,约占消费量的25%左右;其它的消费领域还有甲醇燃料、甲醇制氢、甲烷氯化物等,较为分散,不易详细统计。下面对重点需求端进行分析:

  2.2.3.甲醇制烯烃需求:存量产能负荷提升明显,新增产能投产进度高于去年

  2019年甲醇制烯烃开工率约79.9%,较2018年提升7.6%,平均每月对甲醇需求增加8.6万吨。负荷大幅提升原因在于利润的修复:2018年外采甲醇制烯烃企业过得很苦,前10个月企业生产的综合利润一直在亏损中,直到10月份浙江兴兴和中原乙烯外采甲醇制烯烃装置被迫停车,导致甲醇大跌以后,利润才逐渐修复。进入2019年,由于甲醇价格持续低迷,而烯烃企业生产的PP等产品价格强势,综合利润情况较2018年提升明显,利润的提升给予企业维持高负荷的动力。

  新增装置方面,有4套装置投产,合计产能约250万吨,远高于2018年的60万吨的新增投产。对应甲醇名义需求750万吨,考虑到投产时间和部分装置运行不稳定,实际甲醇需求增量约在330万吨附近,平均每月新增甲醇需求约27.5万吨(因鲁西化工000830)投产时间较晚,主要需求增量计入2020年)。

  甲醛负荷自2018年的29.16%下降至25.33%;醋酸自82.30%下降至77.77%;二甲醚和MTBE变化不大。甲醛和醋酸负荷下降和今年安全事件有着很大的关注,响水事件暴露出我国化工行业的严重的安全隐患,传统下游多以中小企业为主,安全问题更是突出,因此在安全大检查的背景下,负荷有所下降。

  新增产能方面,醋酸新增1套产能,二甲醚新增8套产能,MTBE新增3套产能。存量产能负荷的下降和新增下游产能对需求的增加,传统下游整体需求维持为主。

  除了甲醇制烯烃和传统下游需求(甲醛、醋酸、MTBE和二甲醚)以外,其它下游行业统计数据较为缺乏,下面主要针对过去一年一直反复炒作的甲醇汽车探讨下看法。

  2019年3月,工信部等八部委联合发布《关于在部分地区开展甲醇汽车应用的指导意见》,鼓励山西、陕西、贵州、甘肃等资源禀赋条件较好且具有甲醇汽车运行经验的地区,加快M100甲醇汽车的应用。鼓励有条件地区,在公务、出租、短途客运等领域使用甲醇汽车。

  (1)谁会购买?如果你未来一年想购买汽车,你会购买甲醇汽车吗?甲醇汽车第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购买群体。

  (2)怎么加注甲醇?配套设施不搞起来,甲醇汽车发展一直会受到限制。美国之前推广甲醇汽油,就是加注问题被迫失败。综合来看,我认为甲醇汽车对甲醇的需求增长,在未来1-2年内难以看到显著增量,除非像推广ETC一样推广。

  综上来看,2019年甲醇高库存的主导原因在于供应端显著增加:海外装置投产导致进口量明显提升;国内存量装置提升负荷,新增装置也贡献了部分产量增量;需求端对甲醇的需求量也在增加,主要在甲醇制烯烃方面,传统下游需求维持为主。

  海外大型装置在2018-2019年的集中投产,导致华东港口库存久去不下,价格跌跌难休。展望2020年海外装置的投产情况,似乎也很是压力山大。伊朗Busher的165万吨装置已经在试车,2020年一季度预计将有货输往中国市场;伊朗另外一套165万吨装置计划在2020年3-4月投产,供应或体现在下半年(伊朗因美国制裁,会优先选择向中国出口);美洲有270万吨装置计划投产,同样是输往亚洲尤其是中国市场(2019年美洲出口数据已经证明,美国已经成为净出口国,南美洲货后期主要是输往亚洲市场,尤其需求量最大中国市场)。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兖矿榆林、荣信化工和宝丰二期装置最有可能投产,广西华谊能源和神华榆林预计推迟到2021年,其他装置体量较少,影响也偏小。扣除两套大概率推迟的装置,2020年国内预计440万吨产能投产,净增产能约360万吨。

  如果说进口增量压制是华东地区,国内投产装置集中在西北地区,将对内地的价格形成压制,造成全国甲醇均面临供应增量的压力。

  对于2020年甲醇制烯烃装置没有过多值得期待的,鲁西化工和常州富德是比较确定的,一个已经在试车,另外一个前期在招人,预计明年年中复产,合计甲醇需求约150万吨;另外还有南京诚志2期的提负荷稳定运行,目前负荷7-8成,预计新增甲醇需求约50万吨。

  其它渤海化工和青海大美装置不确定较大,很有可能推迟2021年才能量产,暂不考虑。

  传统下游预计2020年基本难有大的需求提升。新增需求方面,据卓创预计,2020年MTBE意向新增产能在51万吨左右,BDO意向新增产能达46万吨左右。其它甲醇燃料、甲醇需求因行业数据不透明,不做预测。

  展望2020年,供应端无论进口还是国产都有新产能的投放预期,国内外产能高增速均有望延续;反观需求端,甲醇制烯烃装置新增产能寥寥无几,是投产小年;传统下游需求连续多年持续收缩,维持刚需已属不易,难有大的需求提升。

  外采甲醇制烯烃利润决定甲醇上方空间。甲醇制烯烃是甲醇最大的下游消费市场,但近两年时常受利润问题滋扰,一旦成本端甲醇价格过高,下游外采甲醇制烯烃企业因利润问题将被迫降负停车,需求端的坍塌倒闭甲醇降价让利。后期随着甲醇制烯烃主要终端产品乙二醇和PP的产能大量投产,下游对甲醇价格的支撑逐渐薄弱,是限制甲醇价格的天花板。

  在之前的市场研究分析中,市场比较关注外采甲醇制烯烃企业的综合利润,一旦综合利润处在长期亏损的状态,外采甲醇制烯烃便很有可能因为利润问题停车抗议甲醇的高价,从而倒逼甲醇价格的下行。从2018年10月开始,外采甲醇制烯烃企业在利润不佳时多了一个新的选项,可以通过外采乙烯或丙烯取代外采甲醇维持下游的生产,因此对外采甲醇制烯烃利润水平需从两个维度评估,首先是原料的替代性比较,其次是会不会因综合利润不佳停车。

  在产能集中投放背景下,假定原油价格不大幅上涨,当下乙二醇、PP价格情况应该是未来一年最高的价格,从目前价格情况估计,甲醇的上限约在2400元/吨附近。

  今年下半年以来,市场一直在讨论甲醇的成本支撑在哪里,针对这个问题,我们从两个方面讨论,国产装置成本和进口成本。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工艺的地方就有成本比较。我国甲醇生产有3个主要工艺,煤、天然气和焦炉气。由于国内天然气成本价格昂贵,天然气制甲醇的成本是最高的;焦炉气的成本虽然看着很高,但因为焦炉气价格不会确定,毕竟是废气利用;煤的成本,不同地域差异会比较大,因为不同地区煤品质和价格都有很大的区别。整体上而言,天然气成本>

  煤制甲醇成本≈焦炉气成本。

  具体到各个工艺计算就五花八门,各大咨询网站、研究员、贸易商和生产企业均不一样,大概是因为各个工艺都有自己的特点。

  煤制甲醇占比最高,是影响供应端的关键,但煤品质不同导致原料价格、吨耗和加工费等均不同,在这里我们提供自己的计算方法以供交流。原料煤吨耗约为1.6(每生产1吨的甲醇需要消耗1.6吨的原料煤),这个值可能普遍低于市场使用的2.1-2.6,我们取此值的根据来源于西北某套CTO装置工艺流程图,2019年原料煤加工费的均值约在550元/吨,其它物料加工费约270元/吨,人工和设备折旧等约470元/吨,合计现金流成本约1620元/吨,完全成本约1860元/吨。

  进口成本这块,国外基本以天然气为原料,但不同地区的天然气价格差异明显导致生产成本也存在显著差异。比如伊朗天然气大概0.75美元/百万英热,而美国天然气约2.5美元/百万英热,相差3倍,加上运费、税项、港杂费,汇率按照7进行中国人民币华东价格,伊朗的生产成本约1300元/吨,北美地区的生产成本约1800元/吨。

  经过5个维度对甲醇行业进行挖掘分析(甲醇国产供应、进口供应,甲醇制烯烃需求、传统下游需求以及其它下游需求等),我们认为供应端的显著增加是造成高库存的主导原因。2019年,海外装置投产导致进口量明显提升;国内存量装置提升负荷,新增装置也贡献了部分产量增量;需求端对甲醇的需求量也在增加,主要在甲醇制烯烃方面,传统下游需求维持为主。

  展望2020年,甲醇供过于求的局面难以缓解,并有望继续恶化,价格或延续寻底之路。供应端无论海外还是国内均有不少新产能的“醇醇”欲投,国内外产能高增速均有望延续;反观需求端,甲醇制烯烃装置新增产能寥寥无几,是投产小年;传统下游需求连续多年持续收缩,维持刚需已属不易,难有大的需求提升。

  通过计算外采甲醇制烯烃工厂在盈亏平衡时,承受的甲醇价格;以及外采乙烯单体和外采甲醇相平衡的甲醇价格(两者具有替代性),确定甲醇价格上限。按照目前的烯烃工厂的利润情况测算,甲醇价格的上边际约在2400元/吨一线。

  通过计算国内煤制甲醇成本以及海外天然气甲醇制甲醇成本,推算价格下限在1800元/吨附近。

  以上的分析是在站在目前时间节点的推演,后期我们将根据实际情况不断修正。以下情况值得格外注意:伊朗甚至中东局势问题(伊朗占我国进口的3成);烯烃装置投产进程(烯烃约占甲醇需求的5成);海外装置检修和故障情况(海外老装置偏多,检修存在超预期可能);乙烯价格走势(乙烯可以替代一部分的甲醇)


期货开户